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桂芬博客

 
 
 

日志

 
 

忆露天电影  

2009-11-12 21:03:5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露天电影,似乎是一个十分遥远的故事了。上世纪70年代,我所居住的瑞安的一个小山村,没有录音机、没有收音机,更没有电视机。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吃过晚饭后,有的村民出来在村头或在生产队的晒谷场上谈天说地,有的互相串门,吞云吐雾拉家常。随着明月的西移,禅声的清晰,然后进入梦香。在农民的眼里,白天就是在农田劳动,山中砍柴,时间就在忙碌中过去了,短暂而充实,不像黑夜那么寂静,无聊、漫长。

终于,小村的夜晚,沉闷的寂静被打破了,不知什么时候,村里放起了露天电影。露天电影院实际上是一个处在生产大队办公楼前面的晒谷场,又是村完小的操场,虽然不是水泥地面,但很平整、光滑。只要晒谷场前面用3支(或5支)毛竹支撑着白色银幕,就知道晚上要放电影了。人们奔走相告,在家的农妇、小孩早就把家里的凳子、椅子搬出来放在看电影视觉最好的位置,以免晚上看不到电影或影响视觉效果。如果能有幸坐到电影机旁边,观察放映员放电影的过程,那就有值得骄傲炫耀的最大资本了;如果能和放映员搭上了几句话就说自己是最幸运、最自豪的观众了。

夕阳还没有下山,小队长一声令下,在生产队统一劳作的农民都比平时提早收工回家。农妇们同时升起了炊烟做饭,热闹的似过年,炊烟齐升上天空如白莲在河中摇曳。伴随着炊烟,油香、饭香、菜香散发出来,弥散在整个村的上空。

晚饭后,村民穿上整洁粗布无线条的衣服,三五成群到露天电影院。当时许多人对电影的概念还不清楚,有些人还是出于好奇来看电影的。作为小孩子的我们更不知道电影是啥东西,只是拉着大人的衣角来凑热闹。

放映员还没到位,观众早已坐好或站好位置耐心地等待,不管是冬天的寒风吹来,还是夏天酷热、蚊子的叮咬,总是毫无怨言地等着。还不时抬头望望白色银幕,或扭过头看看八仙桌上的放映机。由于当时全公社只有一台放映机,而且影片又不多,每个大队也只有轮上几次。只要我村有放电影,其他大队的社员也会闻风而来,有的从十几里甚至几十里外跑过来看电影,而且人越来越多。有的为了赶上看到完整的电影,不吃晚饭来等候,有的带上劳动工具、戴上箬笠来看电影。

“沙沙沙……”,听到发电机的转动声,放映机上的台灯一亮,“嘿”的一声,人们高兴地叫了起来,孩子们拍起了小手,意味着放映将要开始了,未到位的观众都往里面挤,晚到的观众站在自带的凳子上,小孩子坐在大人的肩膀上。

放映灯上的台灯一关,露天电影院漆黑一片,人们又是“啊”的一声,但马上安静下来,只听见青蛙的欢笑,夏蝉的轻歌和电影片转动的轻微声,放映便开始了。在我的记忆中看到的第一部黑白电影叫《白毛女》,恶霸地主黄世仁逼死佃户杨白劳,污辱其女儿喜儿,并要把喜儿占为己有,喜儿被迫逃入深山变成了“白毛女”。在场的观众对流氓恶霸恨之入骨,骂声不断,有一位农民拿着锄头冲到银幕前,要打死黄世仁,却被理智的几位观众拦住了。告知“这是电影,真实的黄世仁早就被枪毙了”。电影一闪,黄世仁就不见了。这位农民还有些不明白,喃喃道:“你不要逃,再出来就砸死你。”

那时,农民受电影的教育是根深蒂固的,爱憎分明地对待地主和阶级敌人。到了现在,许多人对旧社会似乎陌生或不知道,90后的大学生很不理解当时的历史背景,黄世仁却是她们心中的白马王子,对喜儿不愿嫁给他感到疑惑,但现在的大学生要嫁给黄世仁的想法更令我们疑惑。

如果有一部好片,放映队就会在一个晚上转好几个地方放映。我只听说叫“跑片”,就是一个村放完第一个片,就马上传到下一个村放。一部电影都有4个片,要轮流传四次。后放映的村至少要挑选8位基干民兵分四组担任“跑片”任务。当时没有自行车,更没有汽车,他们至少步行四五十分钟到一个小时以上才把一个电影片送到自己的村来反映。

在我的记忆中放映最多的片子可能就是《红楼梦》。一个夏天深夜12时多,月朗星稀,月光泄在乡村的树上、屋上、山上,风景显得更加优美。村里突然敲起锣来,呼唤大家起床看电影,从村头一直敲到村尾,清脆的声音划破了整个寂静的夜空。人们神情舒爽,很快从家里出来掩藏在薄雾里,吆喝声、哈欠声、欢笑声、脚步声,一时汇集到露天电影院里,如瑶池里的众仙。整个露天电影院人声鼎沸,宛如一片欢乐的海洋。现在我完全理解他们当时痴爱电影的溯源,文化生活的落后和精神的贫瘠。

电影一开始,特别过去已经喜欢过戏曲的人们一听到久远而熟悉的越剧声音时,感到特别亲切,看得入迷,电影放到一个镜头,林黛玉与贾宝玉有暧昧的动作,每个人的毛孔似乎都张开了,有的怕羞的女青年低下了头,认为这是下流的动作,后来村民都说第一次看到这样浪漫的动作。当今来看这是很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现在在公园、街上,甚至在公共汽车上,男女手挽着手,促膝而坐,窃窃私语,这些动作习以为常,也很自然,人们也不会计较这些暧昧的交流了。

露天电影是一个时代烙给我们深深印迹,电影不管中国的外国的,不管看懂看不懂,不管彩色的黑白的,反正只有一个字“看”。看后的第二天,人们围在一起就有说不完的电影话题,讨论电影情节,哼唱电影里的插曲。如《铁道游击队》插曲:“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洪湖赤卫队》插曲:“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 !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 !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等等。 

至今还有许多人在包厢、卡拉OK厅、家庭剧院等娱乐场所喜欢唱上这些革命题材歌曲,激活曾经陶醉过的世界,激活露天电影的感情,他们唱的不仅仅是歌,而且唱出了那个年代里所有人对露天电影的怀念。

     

 

(原载《玉海》2010文学季刊第一期,《散文选刊》下半月 原创版   2010增刊 (2))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