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桂芬博客

 
 
 

日志

 
 

徘徊在他乡与故乡间  

2011-02-18 16:15:56|  分类: 言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宝岛眷村》有感

“眷村”一词对绝大部分大陆民众深感陌生。读了《宝岛眷村》一书后,你就可以了解眷村的复杂身世,台湾社会独特且奇异的现象。该书分“永远的过客临时的家”、“竹篱笆外的春天”、“我从眷村走来”三部分,讲述那一段集体的记忆,眷村的生活、文化,通过悲哀与欢乐的15位作者诉说得到展现。本书不仅是离家别亲而流离痛苦的人要读,更要看的是生活在两岸的同胞。

1949年,国民党在大陆溃败,有100多万来自中国内地各省的眷属随国民党一起撤退到台湾,仓皇建立了流亡据点。最普遍的是竹子泥巴搭成,屋顶盖稻草,再以竹篱笆做围墙形成的院落,这就是眷村。据台湾统计数据显示,全台湾眷村共有879个,共有9.85万户。当时简单房舍安顿却又保留了高度临时性,因为国民党没有放弃“反攻大陆”的梦想与承诺。这样说吧,眷村在当时的“外省人”思想中注定要消失的,而且消失越快越好。眷村多存在一天,也就意味着“外省人”返回故乡的梦想远了一步。建立眷村的人是想回到大陆去的,但由于政治的变化,时间拖长,“回家”终成梦想,临时的住所顺理成章变成“永远的家”。

眷村里来自黄河上下、大江南北不同区域的人,突然之间混居在一起,大家的生活方式还是保留自己在大陆的饮食习惯,同时又受到左邻右舍的影响而有所改变,如台湾原本没有的东坡肉、辣子鸡丁、油条、馅饼等食品菜肴在眷村传开,为大家所熟悉。追溯源头,故园之思令人感慨。

国民党为了巩固在台湾的政权,没有把大陆来台的士兵解甲务农,眷村中的居民确实享受到国民党特殊政策的保护,但眷村也阻隔了其与台湾本地社会的彼此理解。但时间久了,绝大多数的眷村第二代,没有真正的叔伯亲戚,睁开眼睛,就是和村子里其他小孩一起长大的。他们自然构成一种跨家族的兄弟姊妹关系,有着不同姓氏和原乡,彼此的成长过程却往往比同胞手足更紧密。眷村的第二代、第三代,生于眷村、长于眷村,“交错与现实的家与想象的故乡间”。固然有心灵的团圆,但台湾作家张嫱编著所言:“我们是回不去了的异乡客,在父母或踏上离乡之路时,就注定了今天流离的命运”。这或许仅限于少数家庭的经历,但精神上的无根宿命却有共同之处。

《宝岛眷村》中,虽然缺乏第一代眷村居住者的观点,但他们背井离乡的痛苦,现实与故乡记忆的对照,更是两岸民间的共同回忆。因此张嫱编著的《宝岛眷村》在这个时刻出现,格外具有意义,尤其张嫱很了解大陆民众对台湾的了解与需求。眷村浓缩了中华民族的文化,浓缩了大时代小人物的欢喜与伤悲。逝者如斯乎,不管如何,痛楚或欢欣终会过去,眷村外省人孕育了新一代的台湾女儿,融入了台湾大众的生活中。他们对故乡的乡愁,停留在父母或祖父母的回忆中。1987年台湾开放了赴大陆探亲,前些年两岸直航互动,反映了大时代的历史轨迹,他乡、故乡早已模糊,他们的家在两岸。现在我们要加倍珍惜两岸的和平发展时期,期盼台湾早日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因为海峡两岸一家亲,血浓于水。

             (原载2011年2月18日《瑞安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