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桂芬博客

 
 
 

日志

 
 

永远的丰碑  

2011-07-11 21:18:1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浙南有一座“井冈山”之称的革命老区——五云山。它是由不少的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精神瑰宝,是远近闻名的红色革命圣地。

宏伟的五云山处于马屿、高楼、湖岭三地之间,离海拔800多米的腹地,是中共浙南特委和瑞安县委游击根据地。刘英、粟裕率领的红军挺进师在这里开辟革命根据地,进行了艰苦卓越的游击战争,为浙南的革命斗争立下了汗马功劳。五云山的革命给我们后人留下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我们怀着敬仰之情驱车来到了这片红色土地,倾听革命故事,参观战争遗迹,缅怀革命先烈。

我们到了梅屿先岙村,五云山不知怎么走了,询问五云山搬迁到山下居住的老大娘,她一清二楚地告诉我行走线路,并自豪地说,现在不用爬山了,小车可以驶到底了。我简直有些不相信,五云山村人极少,山很高,路又远,难道公路修造到底吗?我记得2000年曾经来过五云山,原来没有公路,都是羊肠小道,我们花了好几个小时,才到了五云山,看到的是清一色的旧矮平房,很凄凉,只有几十位师生来到这里,才临时热闹了一番。讲革命故事的老党员,还是从山下请过来的,中饭在村长家里烧着吃,除了芥菜外,其他都是从山下带上去的。村长家有两眼灶,可锅只有一个,更不能说碗筷了。当时村民告诉我,共产党的解放从山头到山下再到城市(农村包围城市),而致富却从城市到农村,我们老区的群众被忽视了。村民种植的一些稻谷及经济作物经常被野猪践踏;50年代所建的水库,因无钱加固维修,每天只能发电几个小时作为碾米用,村民基本没有生活用电;有的村民为了生计,不得不想方设法离开这里,五云山几乎没有人居住。老区人民艰难困苦的生活和城市居民优越的生活相比形成了很大的落差。

这次再上五云山,会有“温故而知新”的感受吗?仰视连绵葱绿的五云山脉,高耸入云,那重叠的峰峦仿佛是剑拔弩张的战士,争奇斗异,有一触即发的姿势。这里每一座山,每一块石头,每一棵草木,每一寸土地都有被一种神奇的力量吸引着,难怪当年的革命者就隐藏在这座山上,活动在这座山上,战斗这座山上,牺牲在这座山上。

我们进入山内,绿水映衬着青山,青山衬托着绿水,我们被这里的秀丽风光所陶醉。小雨后的山头或隐或现,我摇下车窗往上走,青草芳香的纯野空气扑鼻而来。朵朵白云不安分地在山涧流动,像天仙女似的穿着洁白的裙子下凡到人间来做客,在车前跳舞,在车后伴舞,与我们同乐。因此,到五云山不仅参观欣赏优美的自然风光,更使自己的精神世界得到一次洗礼。

我们踏着革命者的足迹,继续前行,终于在五云村办公楼前下了车。环视周围,五云村四面环山,是一个锅底形的小山村,只有一条路通往外界,如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难怪当年的革命者选择这个偏远、封闭的高山,开展革命斗争,我真为这里的历史感到震撼和自豪。

五云山曾经发生了无数次的战争,那段艰苦卓绝的五云山斗争在这里再现,尤其在当年目睹战争的少年,现在已是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老人了,提起当年的往事,还是历历在目。

我们来到一幢不起眼破破烂烂的老房子,它虽然经历岁月风雨,但依然挺立在那里,是五云山人民艰难生活的印记,是不屈不饶革命斗争的见证。我进入正门,看到刚好有位约80岁的老人正在喝酒,可是菜很简单。我们跟他聊了起来,得知他就是解放后在五云山当了15年的党支书的陈钗弟。他就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长大的。他说,五云山是革命烈士鲜血染红的圣地,叔叔陈叶庆烈士原来就是住在左边正房,上级首长经常在这间房子居住、办公。1941年12月,国民党近一个团的兵力分五路“围剿”驻在五云山的浙南特委和县委机关。为保护来不及突围的特委工作人员陈禹铭,“红心白皮”的保长陈叶庆机智地认她为亲戚,掩护她顺利脱险。陈禹铭脱险后,陈叶庆举动被敌人察觉而追捕,他逃出自己的家门,敌人紧追不舍,结果逃到后山的树林遭蜂拥而上的敌人逮捕,就地枪杀在五云村。当天国民党还烧毁了村民的16间房子,打死群众8人。还抓获了五云山革命先驱、西南区(也叫五云山区)负责人黄志韶及村民,黄志韶在敌人严刑逼供下,严正地说:“我是共产党员,要杀,杀我一人,其余逮捕的都是农民,理应放掉。”一连几天,敌人在他口中毫无所获。第四天被枪杀于藤斗江边。陈钗弟还说,他还有一位亲戚,家就住在陈叶庆隔壁的边间,被国民党抓壮丁去当兵,结果一去无回,至今杳无音信。

永远的丰碑 - 冬木 - 陈桂芬博客

 

陈钗弟站在家门外,指着侧对面老屋石墙而没人居住的房子:这是烈士陈圣仁的房子。他是1937入党的地下交通员,1939年被敌人逮捕,在严刑拷打下依然坚贞不屈,后被敌人枪杀在五云山,敌人把他的头颅割下,挑到陶山“示众”。听着这些故事我们深深为革命前辈们的英雄气概和百折不挠的意志而折服。

据史料记载,1937年上半年,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书记刘英派程美兴率警卫队到五云山开展工作,建立了游击基地。到1940年基本控制了以岙底村为中心的顺泰、清祥两乡10多个村。抗日战争结束后,高楼、马屿、陶山片大部分村建立了党支部,形成了以五云山为中心游击根据地,联接马屿片区30个党支部几十个村的游击区。在这期间,五云山经受了敌人七次大搜剿,无数革命者和无辜群众死在敌人的屠刀之下,无数的房子被烧,无数的群众财物被抢,但五云山的革命者像五云山那样巍巍屹立在浙南大地上,不向残暴低头,不向敌人弯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在那样的艰苦、恐怖环境下,革命队伍由小到大,由弱变强。如金似玉好年华的五云山女儿对党、对革命无限忠诚,意志坚强,不怕牺牲,为共和国的成立筑起了一座座血染的丰碑。

“青山一旦埋忠骨,史册千秋铸英名。”从抗日战争之前到解放战争之后,在五云山献身的先驱到底有多少人,我没有完整的数据,或许有数十、数百或更多。为了教育下一代,让我们不能忘记过去,一位退休干部在自家的院子里建立了“五云轩—山区袖珍纪念馆”,复原传奇人物,还原革命历史,让人民感受五云山历史的沧桑。让它的历史,它的文化,净化人的灵魂。

有革命就有历史,有斗争就有牺牲。他们的牺牲就是为了建立新中国,人民翻身做主人,子子孙孙过上和谐幸福的生活。由于五云山地处偏僻的高山,阻碍了五云村的经济发展,成为贫困村。但党和政府没有忘记这块红色土地,前几年投入巨资建造了约20公里从梅屿通到五云山的村口康庄工程,水泥路虽然比较狭窄,只能一辆小车通过,但村民毕竟不需要爬山涉水上下山。村民早已看上了有线电视、听到了瑞安有线广播,不出村也能了解世界大事。

因交通方便,近几年五云村出现新的现象,一些村民尤其老人陆续搬回山里,现在已有四、五十人。他们翻修了旧房子,有的建了别墅,这里不再是过去贫困落后的革命老区了。一些村民锻炼身体式地在五云山种些蔬菜,养起了鸡鸭鹅等家禽,城里人特别喜欢吃这里的土鸡、蛋。我们不假思索,挨家挨户去购买土鸡、土鸡蛋、鸭蛋、鹅蛋及蔬菜,虽然价格高于市场价的好几倍,但也值得,因为老区人民能够从红色旅游中获利。

现在人民生活水平逐年提高,富裕起来的市民钟情于红色游、森林生态游,五云山是得天独厚红色景区,既有独特的自然风光,又有红色旅游资源。我们期待及早开发旅游的处女地,让游客了解五云山,品味五云山,我相信这也是对革命先驱最好的缅怀。

图:陈钗弟指着房子说:这是叔叔陈叶庆烈士的房子。

                               《原载2011年6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红色印记》》

  评论这张
 
阅读(9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